翮楷忒儂唳夥厙

須理智析對錯勿只講感情管理層應按校董會方針處事多所大學近月陸續失守淪為「政治戰場」,個別大學生肆意破壞校園,又高舉美國國旗,更有蒙面人對師長施以圍堵禁錮,脅迫大學高層表態,中大校長段崇智結果向涉暴學生「跪低」。面對暴力歪風日益在學界蔓延,前中大校長、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接受香港文匯報及大文集團全媒體中文專訪指出,此等極端行為明顯違背大學核心價值,為此八大校董會主席才罕有地發出聯合聲明,闡明大學不應捲入政治漩渦、反對暴力、師生要為自己行為負責等立場。他並提到,校董會為大學最高管治架構,管理層理應按照校董會方針處事,個人感受並不能代表大學立場。■香港文匯報記者姬文風段崇智10月10日與學生進行對話會,其間多次遭學生批鬥,包括被人以惡言辱罵挑釁,又用鐳射筆照射其臉部。對話會完結後更一度被學生圍堵阻止離開,脅迫他要發聲明「譴責警暴」,結果段崇智在被圍期間突然改口稱「警方性暴力,會譴責」。及後他發出公開信,在欠查證下完全採用被捕學生對警方的片面指控,稱會就20宗個案去信特首林鄭月娥,爭取「在機制外嚴正跟進」,又戴頭盔稱警員涉暴「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卻對學生涉嫌參與違法暴力行為隻字不提,被多個團體及社會人士質疑有欠公允。段校長公開信非大學立場「段校長所發出的公開信,是他個人情緒感受的反映,但這並不代表大學」,李國章指出,大學最高的管治架構是校董會/校委會,而八大校董會的立場,已在較早前的聲明中清楚表達。他並強調,理解每個人都有情緒,然而做事不能只憑感情,不問理智,「大家都唔想見到有人受傷,但最後要問清對錯,以理智分析事件,不應被感情蓋過所有一切。」八大校董會聲明清楚提到,大學不應捲入支持某一特定政治立場的漩渦,不容許任何形式的暴力、粗暴言語和無禮行為;同時所有大學持份者都須守法,員工和學生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涉行為操守問題師生,可預期被引用相關程序和機制對其作出跟進,懲處的方法包括譴責、暫令停學/停工,甚至解除學籍/解僱。「我們歡迎有不同意見,但討論之中不應以暴力、大聲、粗口去嚇窒其他人,應以文明方式表達」,李國章強調,這是大學校園的應有模樣。可惜近月暴力事件並不只在社會發生,而是蔓延至校園之中,屢次出現欺凌、攻擊不同意見的同學和老師。大學做事要有規有矩當中以脅迫校長表態的情況尤其嚴重,繼早前段崇智不堪壓力「跪低」,有港大學生依樣葫蘆發出「限時令」,要求校長張翔今日內答應4項訴求,包括「譴責警方暴力」。李國章透露,張翔近日有公務不在港,未必能及時親身回應,但相信其回應會符合八大校董會聲明立場。他解釋,八大校董會的聲明,是要說明大學做事有規有矩,更是要給管理層信心,讓他們能放心做正確的事。「始終大學管理層每日接觸不同學生,當然大部分都是講道理的,但亦有少數是『有佢講無人講』、歪曲事實,甚至是毀壞學校,難免會令管理層驚,擔心日日見住佢]會好難做」,因此校董會才罕有地發出聯合聲明,予以支持。社會最弊不只暴徒還有賣國賊被問到教協形容聲明「措辭強硬且強調懲處,給人印象相當負面」,李國章指早已預料在聲明發出後,所謂「泛民」派別定會作出攻擊,「但想清楚,(聲明)有什麼是講錯呢?我們是保護言論自由和法治。」他又指,要求學生為行為負責,是教人要有做人的道德。他表示,目前社會上看到最弊的情況,並不只是看見暴徒在街頭放火打人,而是有教協這類團體,在一旁鼓動或催動,不斷吶喊助威,個別團體甚至被指涉收受外國資金,「好話唔好聽,這是否我們新一代的賣國賊呢?」

  • 痔諦溼恀ㄩ 124753
  • 痔恅杅講ㄩ 263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1-20 00:32:47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扂掛刳紳醽甩硈★觛馳爰郋灊嘛斂硜揧廎銨駔童疣恀褕雄嗣欴ㄛ襞珔婐邿濂勦弊暱濂岈磁釬馱釬衄賸載樓姻磄蹇拑鐘佌漶

恅梒湔紫

2015爛ㄗ347ㄘ

2014爛ㄗ721ㄘ

2013爛ㄗ898ㄘ

2012爛ㄗ75ㄘ

隆堐

煦濬ㄩ 捚瑤諾藏蚔眥珛悝埏

翮楷忒儂唳夥厙ㄛ梁立人資深評論人今日香港遭劫,暴徒橫行,前特首梁振英先生給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的一封公開信,有如驟雨中的陽光,令香港老百姓找到了一些安慰。香港4個多月來遭到一場大劫,在外國反華勢力的策動下,少部分人借自由民主之名,行擾亂社會之惡,他們虛張聲勢,口口聲聲200萬人上街,其實是扯香港人的大旗,去遮掩自己的醜惡,因為香港絕大部分市民,對他們的行為深惡痛絕,誰願意毀壞自己的家園?誰願意砸破自己的飯碗?誰願意當西方國家的家奴?那些揮舞茯國旗,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人,可說是數典忘祖,喪心病狂。然而,有一些人怯於暴徒的聲勢,明哲自保,中大校長段崇智是其中之一。段崇智的公開信說:「對於部分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段崇智作為校長,關心學生理所當然。不過,我們必須區分暴徒和學生的分別。段崇智提到的被捕同學,他們並不是在上課時被捕,不是在發表個人言論時被捕,不是在玩耍嬉戲時被捕,可以肯定地說,這些人被捕時,都是在犯罪現場,這些人的行為已超越了學生的本分,成為被港人恨之入骨的暴徒。段校長乃知識分子,難道連暴徒和學生也區分不了嗎?再說,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後續的檢控和審判都有獨立的機制和程序,段校長的意思是不是要用大學的「公信力、影響力」當「黃馬褂」,讓暴徒免受刑責呢?段崇智的公開信又說:「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代和恰當的處理。」其實不用警方交代,廣大市民已經通過傳媒對事件的真相一清二楚。暴徒目無法紀,狂妄跋扈,肆意胡為,已到了無法無天、人神共憤的程度。警察為維持秩序,迫不得已才出手制止他們的罪行。市民絕不會為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吃了些苦而同情他們,反而會拍手叫好。警察替我們教訓這些暴徒,為我等小民出一口氣,市民實在感恩不盡。中大學生會回應段的公開信的時候,要求他「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所有中大學子,並繼續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以今日學生會的囂張,又何須要人保護?香港是法治社會,學生只要認真讀書,奉公守法,我們愛護他們還來不及,又何來有人打壓他們呢?真正需要謙卑及真誠地與人交流的,不是香港政府,不是香港警察,也不是學校的教師、校長,而是吃了西方民主「迷幻藥」的學生。謙卑和真誠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良好的教養,不過,我們只能以君子對君子,小人對小人。對暴徒謙卑,就是對守法公民的狂傲,絕對要不得。五千年來,中國人都尊奉儒家文化,要維持香港的繁榮興盛,政府需要建立管治威信,執法者要嚴守法治底線,學生教師要有讀書人的風骨,廣大群眾要有誠實謙卑的教養,如此我們的社會才會有前途。有感香港現狀,仿效崔顥黃鶴樓詩以紓懷:「英倫已離香港去,此地空餘望西樓,洋人一去不復回,維港千載空悠悠,百年國恥一刀斷,香江喜慶歸神州,中華復興指日是,『港獨』無門獨自愁。」§諒忨瑤第奪燴諺最眳場ㄛ蚕衾捻棌曶屁俱憌畋靿銘照鯇蘌У①ㄛ筍悝埜蠅普埥楗儱缶項儷例翕帣3鄞藑芊植旆邈妗笢栝匐砐寞隅儕朸﹜濂巹坋砐寞隅摯む妗囥牉寀ㄛ旮趙堍蚚潼飭硒槨※侐笱倛怓§ㄛ珨极芢輛祥詫葛﹜祥夔葛﹜祥砑葛﹝睿虷搚蚗繭鹹_郕B帠奻岋鰶埜腔岆ㄛ淏婓硒с腔挕劑桵尪醴嫖澄隅ㄛ濂訬哏挕穻匿﹝

捄褶睿囀昢腔祥剿枑詢ㄛ桵白ょ腔勦蹈祭極ㄛ濩褒梤硉躂掩ㄛ輞芵赻撩犒阨腔橪擳蟯濂蚾﹝作者:陳團英(TanTwanEng)譯者:莊安祺出版:貓頭鷹出版社受困於馬來西亞日軍拘留營中,姊妹兩人仰賴想像力度過每一個痛苦的日與夜。在戰爭結束的那天,卻只有雲林一個人逃了出來。數年後,未能忘懷姊姊的雲林,決心將兩人想像的花園付諸實現。她找到一位優秀的園林師中村教導她造園技巧,可是中村的日本人身份卻帶給雲林莫大的痛苦。為了學習造園技巧,雲林搬到夕霧花園和中村一起居住。隨時間過去,雲林和中村日趨親近,與中村一起重建花園、學習弓道,使雲林躁動不安的心終於得到平靜。不過某日中村卻在馬來西亞的山林失去蹤影......多年後,雲林再次回到夕霧花園。她曾因害怕痛苦的過去選擇遺忘,但因病失憶的陰影卻使她渴望回憶。面對當年中村神秘的背景與失蹤的真相,再次擁抱回憶的決定,究竟會帶給雲林無法承受的痛苦,或是能賜予她解脫的希望?魯迅文學獎、朱自清文學獎、人民文學獎......曾擔任過20年文學編輯工作同時擁有作家身份的周曉楓幾乎拿齊了中國內地所有的散文大獎,但她卻沒有滿足於在散文寫作上的成就,從2017年開始了兒童文學的寫作。近日,周曉楓攜首部童話作品《小翅膀》做客鄭州,與好友河南省作協主席邵麗、河南省作協副主席喬葉一同講述了她創作背後的故事。「一直寫自己熟悉的題材,安全感裡帶來的是對自己的否定,懷疑甚至失望。一個創作者應該永遠在自己陌生的領域裡實踐。雖然這個過程掙扎而充滿自我唾棄,但最終對自己的成長是肯定」。■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通訊員邵鮮艷河南報道好的童話有一個成長期《小翅膀》講述了專門給孩子送噩夢的小精靈,運用自己的善意和智慧,幫助孩子戰勝恐懼和怯懦的故事。在幫助孩子們的過程中,小翅膀自己也獲得了愛與勇氣。文字純美流暢,人物生動可愛,故事寓意深刻,是一本充滿哲理和詩意的少兒作品。周曉楓開始兒童文學的創作,其實是一次「意外」。雜誌社的一次緊急約稿讓周曉楓「應急」創作了童話《小翅膀》,結果頗受讀者喜歡,被評為2018年度中國好書。周曉楓之前其實對童話充滿抗拒,「以前不喜歡那種甜蜜的文字,像是用一塊好看的布蒙住眼睛,雖然帶給孩子安慰,但我覺得欺騙不一定是保護。」而在《小翅膀》中,周曉楓則選擇了大多童話都避之不及的「噩夢」為視角切入,來展開明亮而又溫暖的故事。周曉楓希望自己的童話能夠多些誠實,包含更豐富的內容。「我覺得應該在年幼的時候讓孩子部分地接受生活的現實,像打疫苗一樣。童話永遠不是漂亮地說假話,而應該努力把真話說好,說得誠懇獨特,讓孩子能夠理解接受。」在此過程中,周曉楓也重新學會了一種構思方式和表達方式。在後來與小朋友交談《小翅膀》時,周曉楓也發現其實孩子們對所謂的「恐怖」並不迴避。比如,在《小翅膀》中,有個大惡魔叫卡嚓,小朋友們對這個名字各有各的解讀。有的小朋友覺得它走路聲音大,會發出「卡嚓卡嚓」的聲音;有的小朋友認為它怕剪頭髮,聽到剪刀「卡嚓」會害怕;還有的小朋友猜測它愛吃骨頭,一吃起來就「卡嚓卡嚓」......孩子們的腦洞,令周曉楓感到驚喜,也更加堅定了自己對童話獨特的理解。兒童和成人可以共讀是她理想中的童話創作。「好的童話可以有一個成長期。」隨茪@個人的成長,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對作品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哪怕是含有辛辣的諷刺,也可以像洋b一樣一層層剝開。孩子的噩夢裡會出現他們所害怕的蟲子,而成年人會怕孤獨、怕有負於人、怕自己被誤解......這些是成年人的噩夢,也許從《小翅膀》裡可以找到與自己的噩夢、自己所恐懼的東西相處的方式。「我們不能迴避恐懼等負面情緒,這些就像鋼琴上的黑鍵,只有黑鍵和白鍵一起彈,才能真正成為生活的演奏家。」周曉楓表示,對生活要有圓滿的嚮往,也要對永遠不圓滿保持包容和接納。從孩子到成年甚至到晚年,這種生活態度值得我們花這一生去學習去保持。「神仙其實也就是結合了年輕人的體能和老年人的智慧。」周曉楓認為童話就是成年人用努力保持住的對世界飽滿的探索力量,把自己的智慧呈現出來的「神」。比利時作家弗郎茲·海侖斯曾說:人的童年提出了整個一生的問題,但找到問題的答案,卻需要等到成年。喬葉對這句話也深表認同,她說:「寫兒童文學的都是成人,因為孩子是生在此山中。恰恰是成人不再擁有童年,脫離了之後才能相對完整地回視它。」內心依舊住茷臚l周曉楓充滿荓j烈的好奇心,在創作中做到了真實地深入生活。邵麗稱周曉楓「內心依舊住茩茷臚l」,她回憶起二人一起去杭州湘湖遊玩的經歷。那是個深秋時節,夜裡兩點多,周曉楓提出想去看漁民打魚,邵麗以為周曉楓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周曉楓一夜沒睡,凌晨三四點的時候,跟蚨恭薔X發了。為了寫書,她還曾住在動物園當飼養員幾周,每天接觸最多的是各種動物的糞便。提到凌晨打魚、住動物園的經歷,周曉楓興致勃勃,她向記者介紹光影之下的魚、魚掙扎時拱起身子的弧度、魚的喘息、動物糞便的形狀......這些在她看來都十分有趣:「你知道嗎?可好玩兒了!比如袋熊的粑粑是方形的,就像方糖塊兒一樣,特別有意思。」在描述這些時她幾乎手舞足蹈,真的像個孩子。周曉楓對所有不了解的東西都有飽滿的好奇心,動物、地方小吃、工藝製作等。她稱這是莽撞加無知的勇氣。她認為寫作一定要深入生活:「作家所設想的場景和親身經歷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只有去了現場才會知道什麼是現實主義。」對於不了解的東西,她下筆會有懷疑和猶豫,缺少文字真正行進起來的力量、速度和美。她願意花時間通過肉身的介入親自去體驗,「所有消耗時間與耐心的笨方法其實比你幻想的所有捷徑都更省力。二手的資料,就像把別的花繫在自己的花枝上,繫不住,風一吹就掉了。」周曉楓已經完成《小翅膀》和《星魚》兩部兒童文學作品的創作,第三部也已完稿,未來打算創作兒童繪本。她也不會放棄散文,認為還有遼闊的空間可以努力。正如《愛麗絲漫遊奇境》中紅桃皇后所說,只有拚命奔跑,才能留在原地。從非虛構轉到虛構的寫作,不同的作品呈現出不同的風格,她形容這個過程像自己拽茼菑v頭髮遠離地球,不過「文學創作的美妙在於把自己變成了可能的你,陌生的你,在此過程中『我』成為了『我們』。就像打遊戲過關,每一關都是在超越自己。」她認為,寫作需要孤身前往,最好去往前人未達到的遠方,「寫作應該像孤狼那樣闖蕩,而不是靠茼牉s取暖。」魯迅文學獎、朱自清文學獎、人民文學獎......曾擔任過20年文學編輯工作同時擁有作家身份的周曉楓幾乎拿齊了中國內地所有的散文大獎,但她卻沒有滿足於在散文寫作上的成就,從2017年開始了兒童文學的寫作。近日,周曉楓攜首部童話作品《小翅膀》做客鄭州,與好友河南省作協主席邵麗、河南省作協副主席喬葉一同講述了她創作背後的故事。「一直寫自己熟悉的題材,安全感裡帶來的是對自己的否定,懷疑甚至失望。一個創作者應該永遠在自己陌生的領域裡實踐。雖然這個過程掙扎而充滿自我唾棄,但最終對自己的成長是肯定」。■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通訊員邵鮮艷河南報道好的童話有一個成長期《小翅膀》講述了專門給孩子送噩夢的小精靈,運用自己的善意和智慧,幫助孩子戰勝恐懼和怯懦的故事。在幫助孩子們的過程中,小翅膀自己也獲得了愛與勇氣。文字純美流暢,人物生動可愛,故事寓意深刻,是一本充滿哲理和詩意的少兒作品。周曉楓開始兒童文學的創作,其實是一次「意外」。雜誌社的一次緊急約稿讓周曉楓「應急」創作了童話《小翅膀》,結果頗受讀者喜歡,被評為2018年度中國好書。周曉楓之前其實對童話充滿抗拒,「以前不喜歡那種甜蜜的文字,像是用一塊好看的布蒙住眼睛,雖然帶給孩子安慰,但我覺得欺騙不一定是保護。」而在《小翅膀》中,周曉楓則選擇了大多童話都避之不及的「噩夢」為視角切入,來展開明亮而又溫暖的故事。周曉楓希望自己的童話能夠多些誠實,包含更豐富的內容。「我覺得應該在年幼的時候讓孩子部分地接受生活的現實,像打疫苗一樣。童話永遠不是漂亮地說假話,而應該努力把真話說好,說得誠懇獨特,讓孩子能夠理解接受。」在此過程中,周曉楓也重新學會了一種構思方式和表達方式。在後來與小朋友交談《小翅膀》時,周曉楓也發現其實孩子們對所謂的「恐怖」並不迴避。比如,在《小翅膀》中,有個大惡魔叫卡嚓,小朋友們對這個名字各有各的解讀。有的小朋友覺得它走路聲音大,會發出「卡嚓卡嚓」的聲音;有的小朋友認為它怕剪頭髮,聽到剪刀「卡嚓」會害怕;還有的小朋友猜測它愛吃骨頭,一吃起來就「卡嚓卡嚓」......孩子們的腦洞,令周曉楓感到驚喜,也更加堅定了自己對童話獨特的理解。兒童和成人可以共讀是她理想中的童話創作。「好的童話可以有一個成長期。」隨茪@個人的成長,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對作品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哪怕是含有辛辣的諷刺,也可以像洋b一樣一層層剝開。孩子的噩夢裡會出現他們所害怕的蟲子,而成年人會怕孤獨、怕有負於人、怕自己被誤解......這些是成年人的噩夢,也許從《小翅膀》裡可以找到與自己的噩夢、自己所恐懼的東西相處的方式。「我們不能迴避恐懼等負面情緒,這些就像鋼琴上的黑鍵,只有黑鍵和白鍵一起彈,才能真正成為生活的演奏家。」周曉楓表示,對生活要有圓滿的嚮往,也要對永遠不圓滿保持包容和接納。從孩子到成年甚至到晚年,這種生活態度值得我們花這一生去學習去保持。「神仙其實也就是結合了年輕人的體能和老年人的智慧。」周曉楓認為童話就是成年人用努力保持住的對世界飽滿的探索力量,把自己的智慧呈現出來的「神」。比利時作家弗郎茲·海侖斯曾說:人的童年提出了整個一生的問題,但找到問題的答案,卻需要等到成年。喬葉對這句話也深表認同,她說:「寫兒童文學的都是成人,因為孩子是生在此山中。恰恰是成人不再擁有童年,脫離了之後才能相對完整地回視它。」內心依舊住茷臚l周曉楓充滿荓j烈的好奇心,在創作中做到了真實地深入生活。邵麗稱周曉楓「內心依舊住茩茷臚l」,她回憶起二人一起去杭州湘湖遊玩的經歷。那是個深秋時節,夜裡兩點多,周曉楓提出想去看漁民打魚,邵麗以為周曉楓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周曉楓一夜沒睡,凌晨三四點的時候,跟蚨恭薔X發了。為了寫書,她還曾住在動物園當飼養員幾周,每天接觸最多的是各種動物的糞便。提到凌晨打魚、住動物園的經歷,周曉楓興致勃勃,她向記者介紹光影之下的魚、魚掙扎時拱起身子的弧度、魚的喘息、動物糞便的形狀......這些在她看來都十分有趣:「你知道嗎?可好玩兒了!比如袋熊的粑粑是方形的,就像方糖塊兒一樣,特別有意思。」在描述這些時她幾乎手舞足蹈,真的像個孩子。周曉楓對所有不了解的東西都有飽滿的好奇心,動物、地方小吃、工藝製作等。她稱這是莽撞加無知的勇氣。她認為寫作一定要深入生活:「作家所設想的場景和親身經歷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只有去了現場才會知道什麼是現實主義。」對於不了解的東西,她下筆會有懷疑和猶豫,缺少文字真正行進起來的力量、速度和美。她願意花時間通過肉身的介入親自去體驗,「所有消耗時間與耐心的笨方法其實比你幻想的所有捷徑都更省力。二手的資料,就像把別的花繫在自己的花枝上,繫不住,風一吹就掉了。」周曉楓已經完成《小翅膀》和《星魚》兩部兒童文學作品的創作,第三部也已完稿,未來打算創作兒童繪本。她也不會放棄散文,認為還有遼闊的空間可以努力。正如《愛麗絲漫遊奇境》中紅桃皇后所說,只有拚命奔跑,才能留在原地。從非虛構轉到虛構的寫作,不同的作品呈現出不同的風格,她形容這個過程像自己拽茼菑v頭髮遠離地球,不過「文學創作的美妙在於把自己變成了可能的你,陌生的你,在此過程中『我』成為了『我們』。就像打遊戲過關,每一關都是在超越自己。」她認為,寫作需要孤身前往,最好去往前人未達到的遠方,「寫作應該像孤狼那樣闖蕩,而不是靠茼牉s取暖。」

堐黍(425) | ぜ蹦(511) | 蛌楷(152) |

奻珨うㄩ翮楷夥厙す怢

狟珨うㄩ翮楷厙硊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ょ哫卼2019-11-20

紾酗軾昜歎恛祥恛ㄛ壽炵粽夤冪撳ㄛ珩岆鏍汜壽з﹝

姣憀◇迒祡衖冾偷す忳笢栝淉笥擁巹迖釬腔馱釬惆豢ㄛ机祜籵徹賸▲笢僕笢栝壽衾澄厥睿俇囡笢弊杻伎扦頗翋砱秶僅﹜芢輛弊模笥燴极炵睿笥燴夔薯珋測趙蘢屼奡鯰帎漟躂鷇芋楚

栦恅輿2019-11-20 00:32:47

可獲多元化資金幫助與陸企優勢互補共享機遇香港文匯報訊(記者石華深圳報道)「大陸信息通信市場規模龐大,5G產業發展前景廣闊。台灣在信息通信行業有較強競爭力,5G將為台灣相關企業發展帶來新的巨大商機。」DOD總經理張邱竣在惠台「26條」中看到5G的商機,並表示最近陸續有不少企業與DOD協商,開展車聯網的合作。作為一個台灣品牌,DOD是行車記錄儀的創始者。2011年底,因看重深圳的研發水平和供應鏈,張邱竣在深圳龍華設廠,開始投入製造生產。張邱竣認為,深圳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面臨世界的競爭,企業也要調試。對於未來與大陸企業優勢互補、共享機遇,他充滿了期待。2007年,張邱竣來到深圳,第一站就到了全國電子第一街之稱的華強北。張邱竣回憶說,「那時的華強北是一個淘金的聖地,處處充滿了商機,最開始是做硬盤、U盤等儲存設備,也賺了第一桶金。」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朋友拿茪@台DV找到了張邱竣,諮詢是否可以量產。「那時候像這樣的影像設備很多,量產的難度並不大,但是朋友希望將設備裝到車上,這對設備的儲存和蓄電能力提出了要求。」張邱竣通過市場調查,發現車載影像設備是一個很大的藍海市場,以此為創業的起點。令他意外的是,市場上對行車記錄儀的需求特別高,2008年推出第一款產品後立刻成為「爆款」,用張邱竣的話說「產品一出工廠立刻被搶光」。他表示,之所以選擇在深圳建廠,除了良好投資環境和特殊區位優勢之外,「近年來,深圳對台企發展的支持力度非常大,陸續出台一系列惠台政策,對台商非常關照。」融資支持有利在陸發展台資企業在融資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題,此次惠台「26條」中,台資企業也可以在符合一定的條件下享受大陸所提供的關於貿易救濟跟貿易保障的一些措施。對於張邱竣來說,對資金解決提供了多元化的幫助,有利於在大陸繼續發展壯大。正籌備行車記錄儀聯網張邱竣特別關注到「26條」中,涉及台資企業可按市場化原則參與大陸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研發、標準制定、產品測試和網絡建設。他說:「出台『26條』措施後,我們可以更多地參與大陸一些高新科技項目,甚至是5G項目,這將為企業發展帶來新的巨大商機。」「『26條』剛出來,相信以深圳的速度很快就能落地。」張邱竣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他正籌備將行車記錄儀推向互聯網,形成車聯網。「5G是利用信息產業和即時存儲。對企業來說,能有這麼一個平台對接大陸系統廠商非常難得,我們的技術也達到了國際水平,可以做技術與市場的結合。我們終於可以觸摸到以前大陸企業可以觸摸的地方,這將是一個很好的市場和機會。」據張邱竣透露,最近已有不少企業表達了要與DOD聯合開發5G市場的需求。

卼澱韓2019-11-20 00:32:47

卼灞靽垀婓腔等弇釴邈婓輿漆悕埻ㄛ幽噬鶵齥40嗣芄炮鑨掩假齬婓賸綴с郪﹝ㄛ§﹝掩酐峈笢弊※萇爾豪躂擘§腔※80綴§躓爾馱眢蝸粗鶬匋埮禍龕肱薹探腔櫛雄氪ㄛ儕陑湖艦藩珨跺錨窒璃﹜汜莉蚥窐莉こㄛ蚚忒笢腔爾Л抎迡湮弊馱蔔椐漟釋鱣器巠癒ㄐ

笚捚2019-11-20 00:32:47

→蚸Хを耟→秶釬沺々肭→籵瑞諾覃毞埴華源蟀諉→籵瑞諾覃嶽務諳秶釬蟀諉婓蚳珛撮夔掀挕笢ㄛ蜆芶壺郪眽等諺醴掀挕俋ㄛ遜忑棒眕跪峎誘煦勦峈等弇喲郪嗣跺桵須晤郪ㄛ郪眽嗣諺醴蟀嫗炵苀掀挕ㄛ輛珨祭Ч趙蚳珛撮夔ㄛ寞毓釬珛最唗ㄛ脤梑情齠源琭疫廎葀蕊蚢仇拊僈卞料蝶豖嬲倞恄騊闡僋忙玳玻糸げ翅鱉岈捄褶睿馱最峎誘奪燴馱釬祥剿斐陔楷桯﹝ㄛ笢栝淉葬睿姘14砬佸鵛殮催ж蓁觛褊午庥庢覤梋譭蔥儷蹓慳蕩騥隉ㄐㄤ蝜獃粉蟦銫活停忽硊笫荂控鉻寊蓿衲掖伄聿こㄛ淕跺徹最祥善10鏃笘﹝﹝

圇邟璨2019-11-20 00:32:47

黃熾華香港政治經濟文化學會副會長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會見特首林鄭月娥。習主席指出,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仍然是香港當前最重要任務,依法制止和懲治違法活動就是依法維護香港廣大民眾的福祉,要堅定不移。習主席的講話和四中全會報告,極大地鼓舞茩輕鉿P胞和海內外中華兒女,更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決定」,總結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多項顯著優勢,這就是: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黨的科學理論,保持政治穩定,確保國家始終沿茠懋|主義方向前進的顯著優勢;堅持人民當家作主,發展人民民主,密切聯繫群眾,緊緊依靠人民推動國家發展的顯著優勢;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切實保障社會公平正義和人民權利的顯著優勢;堅持全國一盤棋,調動各方面積極性,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鑄牢中華民族共同意識,實現共同團結奮鬥、共同繁榮發展的顯著優勢;堅持共同的理想信念、價值理念、道德觀念,弘揚中華優秀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促進全體人民在思想上精神上緊緊團結在一起的顯著優勢......四中全會報告指出,堅持「一國兩制」,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建立建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這是有的放矢的新規定新要求。首先,「一國兩制」是黨和國家促進國家和平統一的重要國策,不會因一時一事的風波、破壞而改變,故所謂香港要「一國一制」之說都是誅心之論。其二,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實行管治,包括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須按人大常委會「831」憲制規定和基本法及「附件」展開。其三,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故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已迫在眉睫不可拖延,反國家分裂法在港施行和人大常委加強釋法和止暴制亂為當務之急不可怠慢和妥協折衷。香港的修例風波已延續5個月,破壞的嚴重、危害的惡果證明美國式「民主」的虛假和惡行,而民主化的進程取決於國家機器(包括警察、司法)的活力和有效性。故我們今天學習、領會四中全會「決定」和習主席上海新指示,堅定了對國家制度、治理和「一國兩制」優越的自信,堅強了依法管治香港、止暴制亂的信心和決心。ㄛ【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卼嶊刓測桶炾輪す翋炟﹜測桶笢弊淉葬ㄛ勤頗祜欸羲桶尨剴祪蛅種﹝﹝

卼漆悵2019-11-20 00:32:47

澄厥睿俇囡絨腔鍰絳秶僅极炵ㄛ枑詢絨褪悝硒淉﹜鏍翋硒淉﹜甡楊硒淉阨す﹝ㄛ峈△繭饑棑萸婝﹝﹝▲詼猁◎憩隴準艙驐活曼肫絳佸Щ佌甂郅秉鵌撋鼯ず藝妢睿細擭恅趙ㄛ植盪妢笢撲±股羉邳У菕情ㄐ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极郤 翮楷盄奻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忑珜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厙桴 翮楷厙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摩芶 翮楷盄奻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 翮楷諦誧傷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翋畦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す怢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厙踸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萇蚔軓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軓氈淩 翮楷萇蚔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ag厙桴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諦誧傷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极郤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軓氈淩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app狟婥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諦誧傷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忑珜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忒儂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极郤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源 翮楷狟婥 翮楷羲誧 翮楷忑珜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萇蚔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忒儂app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腎翹 翮楷萇蚔淩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夥源 翮楷眻畦app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軓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羲誧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 翮楷軓氈淩 翮楷摩芶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腎翹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粗きapp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夥源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app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ag厙桴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ag厙桴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蚔牁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萇蚔軓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蚔牁 翮楷ag夥厙 翮楷app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腎翹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眻畦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眻畦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夥厙踸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夥厙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摩芶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源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g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蚔牁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厙桴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ag夥厙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翋畦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蚔牁 翮楷厙硊 翮楷夥厙踸 翮楷夥源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摩芶 翮楷忒儂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厙硊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腎翹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諦誧傷 翮楷AGよ耦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ag夥厙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ag厙桴 翮楷腎翹 翮楷AG弊暱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眻畦 翮楷agす怢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app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 翮楷忒儂 翮楷腎翹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忒儂app 翮楷萇蚔軓 翮楷翋畦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夥源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ag夥厙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厙桴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AGよ耦泆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厙硊湮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极郤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agす怢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蚔牁す怢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忒儂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蚔牁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眻畦app 翮楷忒儂唳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粗きapp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腎翹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諦誧傷 翮楷婓盄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眻畦app 翮楷AGよ耦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AG弊暱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app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极郤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羲誧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諦誧傷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ag厙桴 翮楷摩芶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桴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諦誧傷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萇蚔蛁聊冞8啋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夥源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翋畦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厙桴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蛁聊忑珜 翮楷蛁聊 翮楷芘蛁す怢 翮楷盄奻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狟婥華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諦誧傷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羲誧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AG弊暱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app 翮楷忒儂諦誧傷狟婥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夥厙踸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淩 翮楷諦誧傷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AGよ耦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厙硊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ag夥源厙桴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AGよ耦 翮楷AG弊暱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羲誧厙桴 翮楷粗きapp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AGよ耦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翋畦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萇蚔淩 翮楷眻畦app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婓盄す怢陓酐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夥源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狟婥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諦誧傷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夥厙忑珜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忒儂諦誧傷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蚔牁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羲誧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す怢羲誧 翮楷婓盄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 翮楷腎翹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忑珜 翮楷蚔牁夥厙 翮楷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郔陔腎翹厙硊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羲誧厙硊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ag夥厙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狟婥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夥厙 翮楷羲誧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翋畦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app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腎翹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羲誧忑珜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忒儂唳夥厙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粗き夥厙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翋畦 翮楷眻畦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摩芶 翮楷粗きapp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蚔牁 翮楷忒儂 翮楷軓氈淩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萇蚔夥厙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す怢蛁聊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婓盄す怢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婓盄 翮楷忒儂厙珜唳 翮楷萇蚔す怢羲誧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厙硊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腎翹忑珜 翮楷ag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婓盄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夥厙忒儂唳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萇蚔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粗きapp 翮楷厙桴 翮楷AGよ耦泆夥厙 翮楷婓盄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厙桴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踸 翮楷す怢夥厙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夥厙す怢 翮楷腎翹 翮楷厙硊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蚔牁狟婥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腎翹 翮楷极郤 翮楷萇蚔蛁聊 翮楷夥厙忒儂唳 翮楷夥厙忒儂唳app狟婥 翮楷萇蚔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盄奻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AG弊暱泆 翮楷ag夥厙 翮楷app 翮楷蚔牁婓盄蛁聊 翮楷ag夥厙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夥厙華硊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AGよ耦夥厙 翮楷厙桴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夥厙踸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萇蚔軓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忒儂夥厙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摩芶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萇蚔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翋畦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郔陔腎翹厙桴 翮楷ag厙桴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萇蚔厙硊掘蚚腎翹 翮楷ag夥厙腎翹 翮楷夥源 翮楷AGよ耦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忒儂唳 翮楷夥源厙桴 翮楷摩芶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忑珜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萇蚔捚粔忑恁 翮楷萇蚔諦誧傷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蚔牁夥厙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萇蚔厙珜唳 翮楷极郤夥厙 翮楷蚔牁湮泆 翮楷蚔牁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极郤 翮楷羲誧夥厙 翮楷ag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忒儂 翮楷agす怢夥厙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盄奻す怢 翮楷夥厙蛁聊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夥厙忒儂狟婥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厙硊 翮楷萇蚔厙硊 翮楷AG弊暱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眻畦app 翮楷萇蚔夥厙狟婥 翮楷厙桴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ag夥厙 翮楷夥源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軓氈淩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 翮楷ag夥厙狟婥 翮楷蛁聊厙桴 翮楷ag极郤す怢 翮楷翋畦 翮楷辣茩嫖還 翮楷萇蚔蚔牁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忒儂夥源諦誧傷狟婥 翮楷AGよ耦泆app 翮楷app 翮楷萇蚔す怢 翮楷厙桴腎翹 翮楷极郤app夥厙 翮楷AG弊暱 翮楷粗き狟婥 翮楷AGよ耦狟婥 翮楷萇蚔app狟婥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郔陔腎翹忑珜 翮楷す怢厙硊 翮楷萇蚔夥源厙桴 翮楷忒儂 翮楷夥厙踸 翮楷萇蚔郔陔厙硊 翮楷AGよ耦泆忒儂唳 翮楷蚔牁 翮楷狟婥華硊 翮楷郔陔唳掛狟婥 翮楷忒儂app狟婥 翮楷摩芶 翮楷郔陔腎翹華硊 翮楷夥源忒儂app 翮楷掘蚚厙硊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忒儂 翮楷夥厙辣茩蠟 翮楷夥厙腎翹 翮楷蚔牁腎翹 翮楷萇蚔羲誧 翮楷厙桴嗣屾 翮楷夥源狟婥厙桴 翮楷忒儂軓氈夥厙 翮楷夥厙狟婥 翮楷夥源狟婥 翮楷す怢厙硊